数据载入中...
数据载入中...
我的日历
数据载入中...
我的分类
数据载入中...
日志更新
数据载入中...
最新评论
数据载入中...
BLOG留言
数据载入中...
BLOG链接
BLOG搜索
BLOG信息
数据载入中...
高考杂感
李芹 发表于 2013-6-15 11:42:00

我自己的高考就有三次。

1978年一次,总分数忘了,只记得化学考了8分----因为我的少年求学经历是随着父母工作调动频繁转学的。转来转去,转掉了初三(那时各地的学制有所不同,有的地方上到初二就初中毕业,有的地方要上完初三才毕业)----我从初二就算毕业的地区,转到初三才算毕业的地区,直接上了初三才算毕业的高中。因此,初中的化学和代数基础很弱。

1979年又一次,总分还是不记得了。只记得离正式录取分数差1.5分,那时父母正好赶上第一次大裁军,刚刚来到地方上,不知道少数民族可以加分的优录政策。但是那个分数却是可以上中专的:班主任推荐我去北京邮电学校----那时如果上了,我现在也许就是垄断行业高薪从业人员了----但是,当时对于深深热爱中国文化的父母来说,中专学历低了,心有不甘;母亲医院的院长提出上军队系统的护校,空军军医学校----则因父亲对医生的偏见“医生都与愁眉苦脸的人打交道”,而否决----那时怎么会想到,30余年后的今天,医生这个职业沦为既凄惶又危险的职业。

1980年三考,分数终于上线,被华中师范学院生物系(现华中师大生命科学院)录取。1984年毕业,从教近30年----仅仅30年,天之骄子的师范生就沦为拿不够公务员工资的公务员----每每想起,心中怔忡,深感无奈,甚感恼忧。

2005年,儿子高考。比之于我们那时不到10%的录取率,他赶上了高校扩招,一试及第。

再过7年,女儿可能会参加高考----为什么是可能呢?从30年前的不足10%的录取率,到7、8年前高达60%的录取率,到近几年逐年减少的报考率----7、8年后的那一代人,还会挤在高考这条官家大道上吗?谁知道呢?----也许您奇怪了:一个做母亲的,竟然不能当女儿的家!是的,不想当谁的家----我是不喜欢家长这个头衔的。而且,在我的词汇库里“必须”与“应该”不知何时已悄然遁形----可能是因我一向不愿受到来自旁人的任何控制与强迫,故而也不会去强迫或控制他人的缘故。作为拥有两个孩子的女人,能做好母亲的本职已是不易,不想为自己捞来“人生导师”“老师助教”“应试帮闲”等额外身份去劳神劳费力而又难得讨好。在幼时放养一贯崇尚自由且已混迹人生52年的我的心中:我做好孩子们的母亲,对于孩子们就是最好的身教;而言传的----说出口的话,最好是自己做过的或做得到的----坚决不做学舌的鹦鹉。

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36年里,高考有了质的改变:前20年的高考是,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官家出,玩好游戏进官家,进得官家食无忧;近十多年的高考,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百姓出,百姓血汗送官家,官家无责百姓愁。

如此的质变之下的高考游戏,莘莘学子们该如何面对:该怎样时就怎样。其实,高考只是学习的一条途径。学习不是一时的,是一生的----就如同吃饭,活着就要吃饭----活着就会学习,只要愿意美好地活此一生的人们,都会自觉自愿地自然而然自发地去寻求各种各样的老师学习种类各异的技巧技能技术和本领本事本职----学校,所能教的种种----它们原本属于校园之外,所以也一定不局限于校园以内----生活中蕴含着人类所需的所有,自然界人世间才是储备最丰富、师资最优秀、级别最高等、生源最充足、评价最公平的大学校园。

高考就在那儿,想玩儿就去玩玩,不想玩就不必靠近。

有没有高考,地球都会照常运转,太阳都会照常升起。

阅读全文 | 回复(8) | 引用通告 | 编辑
NO.8 Re:高考杂感
李芹(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6-18 22:00:10
李芹(游客)
以下引用罗星凯在2013-6-17 8:12:03发表的评论:

以下引用冯士季(游客)在2013-6-16 22:44:53发表的评论:

我这几天也在思考类似的问题:高考已经不是唯一的人生出路。在当今社会,看起来公权滥用,霸权当道,但是草根们的选择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们可以选择不去跟他们玩游戏。
关键不在选不选择高考,选不选择上大学。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的时代,高考,上大学自然也成了“大众”的选择,其余的都另当别论。

关键在于怎样对待这件事情。换句话说,大家玩的游戏,我免不了也要玩,但怎么个玩法是个大问题。李老师所说的“前20年的高考是,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官家出,玩好游戏进官家,进得官家食无忧;近十多年的高考,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百姓出,百姓血汗送官家,官家无责百姓忧。”的情况,多数人可能也早已意识到,但却不仅没有让大家看淡高考这件事,反而是更加恐慌地对待它。为什么会这样?这才是更大、更深层的问题。




这篇《高考杂感》是徐章英老师布置给我的作业。罗老师提的问题的确值得深思----我要好好地想想,然后完成作业。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NO.7 Re:高考杂感
罗星凯发表评论于2013-6-17 8:12:03
罗星凯
以下引用冯士季(游客)在2013-6-16 22:44:53发表的评论:

我这几天也在思考类似的问题:高考已经不是唯一的人生出路。在当今社会,看起来公权滥用,霸权当道,但是草根们的选择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们可以选择不去跟他们玩游戏。
关键不在选不选择高考,选不选择上大学。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的时代,高考,上大学自然也成了“大众”的选择,其余的都另当别论。
关键在于怎样对待这件事情。换句话说,大家玩的游戏,我免不了也要玩,但怎么个玩法是个大问题。李老师所说的“前20年的高考是,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官家出,玩好游戏进官家,进得官家食无忧;近十多年的高考,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百姓出,百姓血汗送官家,官家无责百姓忧。”的情况,多数人可能也早已意识到,但却不仅没有让大家看淡高考这件事,反而是更加恐慌地对待它。为什么会这样?这才是更大、更深层的问题。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NO.6 Re:高考杂感
冯士季(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6-16 22:44:53
冯士季(游客)

我这几天也在思考类似的问题:高考已经不是唯一的人生出路。在当今社会,看起来公权滥用,霸权当道,但是草根们的选择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们可以选择不去跟他们玩游戏。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NO.5 Re:高考杂感
tangjunyi(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6-16 22:42:26
tangjunyi(游客)李老师的回忆也钩起我的回忆,记得80年代上初中时,我在学校亲眼看到没通过预考而失去参加高考机会的高三学生提前回家,他们扛着凉席走出校门的样子至今历历在目,好像还有人脸上还带着笑容,当时我很好奇为什么没到放假就有人可以回家,后来才知道原因。因此当时能参加高考的都不容易。不过当时考大学难,但是人的出路却很多,多数人似乎只羡慕上大学,但并不认定非要上不可。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NO.4 Re:高考杂感
李芹(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6-15 20:22:56
李芹(游客)
以下引用王鹏(游客)在2013-6-15 18:32:37发表的评论:

有见地!



一介小民,见地不敢,一点心得,而已。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NO.3 Re:高考杂感
李芹(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6-15 20:21:25
李芹(游客)
以下引用史孝武在2013-6-15 19:24:11发表的评论:

"前20年的高考是,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官家出,玩好游戏进官家,进得官家食无忧;近十多年的高考,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百姓出,百姓血汗送官家,官家无责百姓忧。"



李老师针砭之言。



高考能改变命运的光环已逝去,花钱就能上大学的事例让大学也落下神坛,全社会还这么关注高考,真不知谁还那么大的好奇心?



面对互联网的冲击,大学的学科设置陈旧,学习模式僵化,学生评价捉襟见肘等等问题都
渐现出来。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NO.2 Re:高考杂感
史孝武发表评论于2013-6-15 19:24:11
史孝武

"前20年的高考是,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官家出,玩好游戏进官家,进得官家食无忧;近十多年的高考,游戏规则官家定,游戏费用百姓出,百姓血汗送官家,官家无责百姓忧。"


李老师针砭之言。


高考能改变命运的光环已逝去,花钱就能上大学的事例让大学也落下神坛,全社会还这么关注高考,真不知谁还那么大的好奇心?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NO.1 Re:高考杂感
王鹏(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6-15 18:32:37
王鹏(游客)

有见地!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数据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