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孔子

我的首页博客首页兴华科学教育网管理

Calendar | 日 历
数据载入中...
My Categories | 我的分类
数据载入中...
New BLog | 日 志
数据载入中...
New Reply | 回 复
数据载入中...
New message | 留 言
数据载入中...
BLog Search | 搜 索
BLog Info | 信 息
数据载入中...
My Links | 收 藏

 

数据载入中...

 转载:行动教育行动起来
 [ 罗星凯 发表于 2017-9-9 18:21:00 ]


转载:
行动教育行动起来

来源:2017-08-27 李现平 师道新说

内容提要:行动教育是今日中国的突出短板与紧迫课题。所谓创新教育、创业教育、主体性教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研学旅行等美好教育主张,离开行动和行动教育皆可作伪。让行动教育行动起来,高扬行者精神,彰显行动逻辑,仰仗行动导师,呼唤行动课堂。

作者简介:李现平,男,1965年生,河北沙河人,知名军事教育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师从中国教育学界泰斗顾明远先生、中国现代军事教育学科开创者朱如珂教授。从军33载,曾任国防大学副研究员,2016年自主择业。现为自由研究员。

一、行动教育露出曙光

行动教育的紧迫性,在当代中国日益凸显。这个命题已经到了非破解不可的地步。

所谓创新教育、创业教育、主体性教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研学旅行等美好教育主张,离开行动和行动教育,都可能成为伪命题。

满足于博闻强记,而缺乏行者情怀,已经成为中国学生的典型特征。在各行各业,他们往往驻足于生活实践门外“最后一公里”,徘徊观望,或者面对实际问题感叹“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长期以来,中国教育“根目录”处的这个严重设计缺陷,使学生们成为知识的巨人和行动的矮子,就业的中坚和创业的菜鸟,考试的能手和生活的逃兵。这种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所谓人才,也多是长于知而弱于行的瘸腿人才。期望他们中涌现出一大批横行天下、开天辟地的英杰,岂不是痴人说梦!

在这种教育习俗的惯性作用下,早先我们的全面发展教育,庸俗化为全面知识教育,乃至全面学科知识应试教育,在不知不觉中丢失了实践情怀和行者灵魂,以至于堕落为培养“百无一用”文弱书生的现代科举制度。

后来,我们的全面素质教育,庸俗化为全面知识教育加特长技能训练,也没有能够走向人类的社会生活实践和人的主体活动世界,照样培养不出当代中国所迫切需要的创造者。这样的素质教育,沦落为应试教育的跟班和随从,也就在所难免。它天生的低能和行动乏力,使它面对应试教育,只好“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

近来,“三创教育”风生水起,研学旅行大张旗鼓,各类实用培训发展迅速。但是行动教育的思想,尚未进入人们对教育的基本认知和先天判断,更没有沉积为中国教育的优良遗传基因。

如果我们不抓住改造中国教育的这次难得机会,为它注入强大的行者精神与行动逻辑,而是沿用“以知识教育为体,以能力培训为用”、甚至“以书本知识为本,以生活实践为末”的旧有思路,那么中国教育改革将再一次失去破解“钱学森之问”和“顾明远之问”的战略机遇,留下再次被质疑和发难的借口。

行动教育,行动起来!别再让我们的孩子,赢在起跑线,却输在竞技场!别再让我们的国家,在国际人才竞赛和新兴产业竞争中,起了个五更,却赶了个晚集!

二、行动教育高扬行者精神

行动教育行动起来,需要我们像弘扬“工匠精神”“创新精神”那样,高扬行者精神。让中国教育,不仅有智者的气质,更兼具行者的品格。

行者精神,是行动第一的实践精神。

“实践第一”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基本观点。真理从实践中来,要回到实践中去指导实践,同时接受实践的检验,并在实践中发展。

已故中国著名哲学家高清海先生认为,“实践优先”与“开放创造”,是马克思所独具的理论境界;所以,我们越是把实践放在第一位,把马克思的理论放在第二位,越是接近马克思;我们越是把马克思的理论放在第一位,把实践放在第二位,越是远离马克思。他将这一现象称作“走近马克思悖论”。

著名的人民教育家陶行之先生说得好:“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中国教育,若是要真心实意地奉行马克思的哲学主张,就应当身体力行地贯彻行者精神,将行动教育摆在教育体系的中轴位置。要让教育指向行动,融入行动,贯穿行动,并落实为行动。

行者精神,是吃苦耐劳的苦行精神。

行者的一个重要含义,就是佛教中的带发头陀、苦行僧、修行者。孙悟空的别名,就是孙行者。

在佛教中,苦行僧是有严格定义和苛刻要求的,绝非常人所能想像,亦非常人所能忍受。可以说是“吃苦”中的极品,“耐劳”中的极限。

“苦行头陀”的苦行,具体有12种要求,包括衣、食、住、行各个方面,亦称“头陀行”:一是住阿兰若处、二是常行乞食、三是次第乞食、四是受一食法、五是节量食、六是中后不得饮浆、七是著弊纳衣、八是但三衣、九是冢间住、十是树下止、十一是露地坐、十二是但坐不卧。

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在寂静处住,靠乞讨过活,讨到什么吃什么,一天只吃一顿,尽量节制食量,午后不得饮水,穿打满补丁的衣裳,只拥有三件衣服,住在坟墓旁边,睡在大树底下,席地而坐,只能坐着睡觉。

释迦摩尼佛的大弟子迦叶尊者,据说是“头陀行”的忠实信徒,一百四十岁高龄依然严格践行这12项苦行标准。他后来成为禅宗第一代祖师。

可以说,行者精神是吃苦耐劳精神的集中反映,是一切行动者所应当追求的极简生活境界。

行者精神,是永远在路上的践行执守精神。

行者的一种含义是永远行走在路上的人。孔子所讲的“学而时习之”之“习”,本义就是长期坚持身体力行的意思。

到了明代,中国著名思想家王阳明,鲜明地提出了“知行合一”的思想,将知与行合作一处,认为才知便是行,能行便是真知。这里的知,就是知善知恶的良知。他主张人们用良知时刻关照自己的行为和心理,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失本心,不为外物所役。

而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则进一步提出“教学做合一”的伟大教育思想,使行动教育有了教育理论支撑,有了生活实践舞台,有了现代教育内涵,有了躬身力行榜样。

行者精神,强调将行动贯穿于教育、教学、学习的全过程,熔铸成为人的内在精神品格和外在形象气质,用持之以恒的坚守和永远在路上的行动,让教育成为活教育、真教育、好教育。

如果没有这种可贵的行者精神,行动教育岂能走远?如果没有这种可贵的行动教育灵魂,瘸腿的中国教育改革岂能走出泥潭?

三、行动教育彰显行动逻辑

行动教育遵循行动的逻辑,正如知识教育遵循知识的逻辑。只有将行动的逻辑贯穿教育全过程,行动教育乃至整个教育才能够身心具足,形意两全。

行动逻辑,基于人格完善需求与能力生成规律。

人格的完善过程,是一个全身心参与、全过程融入、全生命支撑的主体实践过程,主体体验过程,主体成长过程。它约等于人的个性的全面发展,尤其突出精神生命的成长与精神境界的提升。离开了主体实践,离开了主体行动,人格完善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一个标签。

能力的生成过程,更是一个主体体验与主体行动循环往复的螺旋式上升过程。如果说知识的掌握,主要是通过大脑记忆,形成大脑神经元的有效意义联结;那么能力的生成,则需要全身心行动参与,特别是能力机体部位的反复行为强化,形成神经末梢的有效条件反射,或叫“肌肉记忆”。二者都通过主观努力形成了某种自动化反应机制,只不过,知识的自动化反应机制主要在大脑中枢,而能力的自动化反应机制却在人体神经末梢。所以我说,工匠精神的灵魂在人的指尖上,不做半点工匠精神都没有。

显然,行动的逻辑,是支撑人格完善和能力生成的逻辑。教育、教学和学习失去这种逻辑的支撑,知识就不可能有效地转化成为能力,本来是为人格完善和能力生成做铺垫的知识掌握,就会喧宾夺主地变成教育和学习目的本身。这就是应试教育的致病机理,这就是我所说的中国教育的“误置主体谬误”。

行动逻辑,着眼于人的终身价值实现。

人的价值在其自身之外,进一步说,就是人对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所做的贡献。人所获得的知识、能力、素质,都只不过是人的价值基础和价值载体,而并不是人的价值本身。一种教育,如果它的追求只在人的自身之内,只图自我完善,而不能够将目光投向外部世界,不能指向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那么这种教育就是极其狭窄、自私和短视的。

素质教育,就是这样一种目光短浅的教育。它比应试教育略高一筹,因为它超越了具体的知识教育,指向了人的全面素质发展。但是它的追求还只是在人自身之内,没有树立改变世界和改变社会的远大目标。这样来搞教育,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如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所批评的那样,培养出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已,可以说与社会进步和人类发展没有多大益处。

教育要超越个体自身的范围,将目光投向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做到古圣先贤所追求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就不能不关注人的主体行为,人的实践行为,人的社会行为,人的创造行为,人改变自我和改变外部世界的行为。这就不能够只遵循知识的逻辑,而必须强化行动的逻辑。

人的一生,不仅仅是终身教育、终身学习、终身发展的过程,更是一个终身劳动、终身创造、终身探索、终身实践的过程。而且后者是前者的目的和归宿,是前者的价值体现。所以,人要想实现自己的价值,就必须由认知领域进入行动领域,由认识走向实践,由知走向行,由自我完善走向完善世界。

失去行动的逻辑,教育就会变成一种没有明确方向的力量,人的素质会变成一种不知所向的势能。这就像一个守财奴,一辈子积累财富,却不知道如何用这些财富去改变世界、造福社会、影响未来。中国教育正是这样一种可悲的守财奴式教育。这种教育,即使实现了素质教育的各项指标,那又如何呢?

四、搭建知与行的“双螺旋结构”

行动的逻辑与知识的逻辑,形成强大的人类文明进步发展双螺旋动力结构,共同支撑人的长期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

行动的逻辑,并不是要与知识的逻辑为敌,更不是要像“文革”期间“停课闹革命”那样,排斥和否定知识的逻辑。两者是互以为用、并行不悖、相得益彰的关系。这十分类似于生物遗传基因的“双螺旋结构”。

1953年,受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女科学家富兰克琳所拍摄的DNA晶体X射线衍射照片的启发,年仅25岁的詹姆斯?沃森和37岁的弗朗西斯?克里克,做出了DNA双螺旋结构这一惊世发现。他们指出:两条以磷酸为骨架的链相互缠绕形成双螺旋结构,氢键把它们连结在一起,这一结构显示出DNA分子在细胞分裂时能够自我复制,完善地解释了生命体要繁衍后代,物种要保持稳定,细胞内必须有遗传属性和复制能力的机制。

就教育和人类身心发展内部机理来看,知识的逻辑与行动的逻辑,也是一对稳定而有效的“双螺旋结构”。其中,知识的逻辑,主要动员身心中的智力结构即大脑中枢神经的相应机能,而行动的逻辑则主要动员身心中的非智力结构即神经末梢身心体相应机能。

知识的逻辑,不断提升精神生命存在的存量和层次,并为行动的逻辑提供精神动力和主观价值引领;而行动的逻辑,不断提升生理生命存在的水平和主体能动力量,并为知识的逻辑源源不断地输送丰富多样的经验信息刺激和现实生活营养。两条逻辑互以为用、相互补充,相互支撑,共同支持人类身心的进化,并走向长期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

如果行动的逻辑过于薄弱,或者根本没有行动的逻辑,这种教育和它所引导的人的发展,肯定极其片面、极其贫弱、极不稳定,缺乏长期可持续发展能力。

行动逻辑,要努力追求与知识逻辑的良性循环。

就教育和人的可持续发展而言,行动的逻辑与知识的逻辑,结成良性循环关系,可以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传统的哲学方法论,总是引导人们在二元结构中区分大小王,找出哪一方更重要,更有价值,更能够说了算。甚至向对立的方向去用力,引导人们思考如何使一方战胜或压倒另一方,甚至找到最终正确的一方,最终错误的一方。以为将正确的一方保留下来,并发展壮大,将错误的一方消灭干净,就会实现事物的发展。

这样的思维方式,在“双螺旋结构”中是毁灭性的。在可持续发展情境中,也是破坏性的和极其有害的。新的思维方式,应从对立统一和矛盾斗争,走向共生双赢与良性循环。

我们应该更多地思考:如何使知识的逻辑加强和支撑行动的逻辑?如何使行动的逻辑加强和支撑知识的逻辑?如何以知识的逻辑完善和发展行动的逻辑?如何以行动的逻辑完善和发展知识的逻辑?如何避免两种逻辑的相互干扰与相互伤害?如何让两种逻辑实现共生共赢?如何将两种逻辑的力量共同发挥到极致?如何在两种逻辑的互益互补中,实现教育和人的长期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如何使教育和人的长期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服务和贡献于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如何使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成果,更好地服务和支撑教育与人的长期健康协可持续发展?

总之,当前中国教育和教育改革的失败,表现为应试教育的种种罪恶,以及向素质教育转轨的疲软无力。应试教育,只不过是知识的逻辑及其所支撑的知识教育过分膨胀,甚至是恶性膨胀,形成了“知识教育肿瘤”而已。

改造中国教育的一个当务之急,就是加强和发展行动的逻辑,并使它与知识的逻辑结合成为有力的“双螺旋结构”,以支撑教育和人的长期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

知识的逻辑与行动的逻辑相遇,是当代中国教育和教育改革的幸运,是教育转变的先声。

两种逻辑结成“双螺旋结构”,也是知识逻辑的幸运、知识教育的幸运,它们将不再被视为毒瘤。

行动教育,行动起来!中国教育,奔向未来!

如前所述,行动教育行动起来,需要高扬行者精神,彰显行动逻辑,需要在知识逻辑与行动逻辑之间,搭建“双螺旋结构”,推进良性循环。

此外,行动教育行动起来,还仰仗百战归来、仗剑扶梯的行动导师,呼唤高扬行者精神、贯彻行动逻辑的行动课堂,基于学习者中心的沉浸式学习,需要全社会的积极参与。

一、行动教育仰仗百战归来的行动导师

行动导师,是中国教师队伍中最为稀缺的品种。

因为缺少行动导师,导致行者精神窒息、行动逻辑低迷、行动教育衰微;而行者精神窒息、行动逻辑低迷、行动教育衰微,进一步导致行动导师的退场与撤离。

最终,中国大学教师队伍,仅剩下清一色的学者,“教学做合一”再无可能。中小学也按照这样的思路,建设各学科教师团队。学校教育,被理解成为单纯的读书求知,演变成书本知识教育,课本知识教育,考试知识教育,即应试教育。

不久前,我到一所“双创教育”很出色的中国知名大学,应聘一个“双创教育”中心职员的岗位。当我走过这个神圣学府的走廊时,看到一方方制作考究的教授名签,镶嵌在他们办公室的门上,令人肃然起敬。我可以感受到这所百年名校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教授的诚心。

但是,当我走到这位赫赫有名的“双创教育中心”执行主任办公室门口时,却发现应该镶嵌名签的位置,只是用黑色水笔随意地手写着这位主任的名字。看到我惊异的目光,这位执行主任赶忙解释说,由于自己来自产业界,并无职称和教职,只是个行动派,创业导师,所以在这所大学里是不配单独拥有一间办公室的,自然没有统一制作的名签。能有这么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已是破例。好在自己并不在乎,大笔一挥写就,照样光彩夺目。

瞬间,我心中升起一丝凉意,感受到了中国大学创新教育、创业教育、创造教育的悲哀。但是,这位执行主任满不在乎的表情、自信坚毅的神色、一脸灿烂的笑容,更加令我心生敬意,同时也感受到几分悲壮。

在前些年研究军事职业教育时,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教官制是军事职业教育的灵魂。只有学者开课,没有教官指导,永远也搞不出真正的军事职业教育。而这里的教官,正是有别于学术导师的职业导师、创业导师、行动导师。

行动导师的角色,正是要引导和帮助学生在生活实践领域实现充分成长,其根本使命正是推动学生行者人格的加速生成,其目标追求正是实现教、学向做的转化迁移。学生在学校的一切学习活动,都是为了他们成功进入社会,去扮演自己恰当的主体角色。可见,行动导师是学生尤其是大学生从学校这个此岸,到达生活实践那个彼岸的“接引佛”。

何以如此?因为行动导师往往是业界精英和成功人士,与职业界有着血肉联系。他们有鲜活的实践知识、丰富的经验阅历、广泛的人脉资源,可以通过面对面的指导和手把手的教练,采取就事说理的现场教学,帮助大学生成长为行动者、创造者、创业者。

二、行动教育呼唤知行合一的行动课堂

行动导师,行动于何处?回答是行动的课堂。

传统课堂,是智者的课堂,智慧和知识的课堂,思想和精神的课堂。在那里,教授带领学生,探究高深学问,研究前沿问题,挑战人类智慧的极限;教师带领学生,传承人类文化遗产,传递精神遗传基因,发展学生作为人的全面素养。

而行动课堂,是行者的课堂,知行合一的课堂,能够引领学生奔向社会实践舞台的课堂。在那里,行动导师带领学生,探究行动机理,钻研实践技能,将传统课堂所获得的智慧转化成为创造、创业、创新的激情和能动力量。将所得到的文化遗产、精神基因、全面素养,转化成为改造世界的力量、实现价值的能力、奉献社会的能量。

行动课堂,是高扬行者精神的课堂。它与知识的课堂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并行不悖、互以为用的关系。它秉承“实践第一”的观点、知行合一的观点、教学做合一的观点。它不是要将行动的课堂当作知识课堂的补充和附庸,而是要将它构建成为知识课堂的更高境界、自然延伸、战略同盟。

它要彻底唤醒中国学生身上久已沉睡的行动与实践的激情、兴趣、信念和能量。最终让智者精神与行者精神融合于学生的心灵,铸造成为全新的人格。只有这样的人格,才配得上创新型国家、民族复兴时代、和平崛起的中国。

行动课堂,是贯彻行动逻辑的课堂。它与知识的逻辑不是先后相继的关系,不是各自为政的关系,而是“双螺旋结构”中相得益彰的关系。两者在相互关照与相互激发中,不断走向和谐共生与联合发展。并不是必须先有了知识才能够进入行动,先学会了理论才能够进入实践,而是要伴随着知识的掌握,随时进入实践,尽快深入实践,逐步融入实践。

能力的形成,依赖行为的反复强化。行动的人生态度与人生哲学,只有在行动中才能够得到深刻体验。行动的逻辑与智慧,只有在行动中才能够得到鲜明认知。行动的知识与经验,只有在行动中才能够获得切实检验。行动的逻辑与知识的逻辑,只有结合在生活实践中,才能够产生倍增的力量,改变人的一生。

行动课堂,是行动导师执教的课堂。为什么学术型导师难以执教行动课堂?

这里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学术导师长于理论思考和学术研究,而弱于实践和行动。让他们传经布道,是发挥所长;让他们教授实战,无疑于强人所难。二是整个教育体系长期丢失了行动的逻辑,只留下了知识的逻辑,人们已经不知道如何教导学生做事和做人。三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念发生了退化,“君子不器”成了一些学人的信条,产学研结合始终存在障碍。

所以,行动课堂必须是行动导师执教的课堂,必须是尊崇行动导师角色的课堂,必须是行动导师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的课堂。

研究西方发达国家军队的军事职业教育,你会发现一个普遍现象:教官唱主角,教授当配角。这些来自部队作战训练一线,只在院校工作3年,经验十分丰富、知识极其鲜活的教官,有一个更为专业的名称“轮换教官”。为了确保他们职业知识与实践经验的鲜活性,他们每年要与部队军官轮换三分之一,三年彻底新陈代谢一遍。

而这些“轮换教官”通常并不“讲课”,也就是说不教那些学术性很强的专业理论课,只是负责对其指导下的十名左右军衔低于他们的学员,进行职业生涯、课堂讨论、想定作业、课程论文、毕业论文、团队活动等方面的个性化指导。比如,加拿大国防军学院,每8位上校学员编为一个“教学辛迪加”,配备一名退役准将担任指导教官。

而教官队伍,通常会占一所军事职业教育院校教学力量的一多半。在一些国家的国防大学,甚至只编配一定数量的指导教官,而授课教员从全国、全军的高校、政府、企业临时聘请。

显然,这些军事职业教育院校的课堂,主要是行动课堂,教官是人才培养中坚。

我国军地院校普遍缺乏教官这类角色。这正是我们的职业教育、创新教育、创业教育等行动教育难以真正行动起来的一个瓶颈。

三、行动教育基于沉浸式行动学习

行动教育要求学生的学习方式发生很大改变。

学生要以第一责任主体的身份,进入模拟生活实践场景,扮演预设主体角色,在行动导师的评价反馈中,伴随着体验与反思,实现行者人格与行动力量的生成。

有一种观点,将大学生的四年学习生活,截然划分为知识学习阶段与就业实习阶段,或者知识教育阶段与实践教育阶段。这种划分,是传统哲学发展观对立面思维的反映。

它将知识掌握与能力生成割裂开来,看似各司其职,各得其所,互不干涉,但是却不符合能力生成规律。其结果往往是,前两年知识学习超负荷,造成的瞬时记忆会很快忘记,同时浪费了能力生成的宝贵时机;后两年实践教育很仓促,蜻蜓点水,浮光掠影,难以深入,同时前两年掌握的知识快速遗忘,毕业时几乎清零。

新的理解应该是:大学四年中,知识学习贯穿始终,但其态势是逐步收缩,并最终退居辅助地位;行动学习贯穿始终,但其态势是逐步走强,并最终占居主导地位。这样来设计大学生活,才能够确保能力的扎实生成与充分定型,才能够确保行者人格有足够的成长发育空间,才能够实现大学教育与社会生活的“无缝对接”。

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当今非常流行的各类人才培养方案中,对一年级学生实施密集知识轰炸与超饱和信息覆盖,而暂不接通生活实践教育和行动教育平台的做法,是极不合理的。

从行动教育的角度看,对于大学生的学习形式,也必须重新思考。

中国学校传统的学习形式主要有两条:向书本学习和向教师学习。其表现形式是:教材上的知识点都理解,记住;教师强调的题目都练好,做熟;考试都能够达标,过关。对于知识教育来说,这也许就足够了。但是对于培养创造者、创业者、实践者、行动者而言,这就远远不够了。

所以我提出,应强调有别于传统学习方式的四种新型学习方式:向经验学习,向团队学习,向同伴学习,向学生学习。你到世界一流大学看一看,大学生的学习方式丰富多样,而且这后四种学习在广泛地发生。

为什么要向经验学习?因为经验是最为鲜活的知识,是尚未定型的知识,是火热的生活实践中正在生成着的知识。因此也是最有活性的知识,最接地气的知识,更是大学生毕业之后要频繁接触的知识。不善于向经验学习的学生,谈何走向行动?何谈融入实践?

为什么要向团队学习?因为团队生活是生活实践的基本表现形式。但凡职业生涯、创新实践、创业开拓、社会生活等等,都离不开团队,都要以团队为载体,都要伴随团队的建设与成长。不善于向团队学习的大学生,走向社会都会有困难,何谈创新创业?

为什么要向同伴学习?因为同伴关系是大学生活的基础与前提,有时候我们从同伴身上学到的比从老师身上学到的更多。当然,我们也通过对同伴学习的帮助和参与,来体验最基本的社会关系。

半年来,我一直在参加一个博士生读书会,尽管偶尔也可以对他们的讨论和学习有所启发,但更多情况下是他们在帮助我读书,替我读书,何乐而不为?

为什么要向学生学习?这是生活实践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禅宗六祖慧能,刚入佛门时是一个带发行者。入寺8个多月,正赶上五祖忍大师挑选接班人,让各位弟子作偈。大弟子神秀写偈于墙,引来僧俗围观。目不识丁,尚未落发,一直在后院舂米劈柴的慧能,也有一偈,想求人代为书写。一位名叫张日用的江州别驾,露出不肖的神色。于是慧能对他说道:“欲学无上菩提,不得轻于初学。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若轻人,即有无量无边罪。”于是,那位别驾再也不敢怠慢,乖乖将慧能的偈子写在了墙上。这就是流传后世的佳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三人行必有我师,修行者岂可轻人!

在具体形式上,行动教育多表现为基于学习者中心、项目式组织、任务式推进、角色扮演的沉浸式学习。这是从职业活动、社会实践、创业行为中提炼出来的基本活动模式。

学习者中心,目的是让学生更多地体验和感受主体角色,从而尽快唤醒他们身心中潜藏的主观能动性和主体创造性。项目式组织,来源于社会实践特别是产业活动的基本组织形态。项目组,通常是企业内开展业务工作的基本单元。任务式推进,是能力本位职业教育的基本活动方式。任务可以计量,可以替代,可以叠加,可以增减,便于因材施教,灵活组织行动学习。而角色扮演,则是所有实践性教学或行为训练的必要环节。其实,在整个行动教育过程中,处处时时都充满了角色扮演。它可以循序渐进地让学生由模拟主体转变为现实主体。

最后应该强调的是,尽管对于行动教育来说,高扬行者精神、贯穿行动逻辑、尊崇行动导师、建设行动课堂、开展行动学习这五项要素必不可少。但是支撑它们良性运行的外部环境,特别是适合于行动教育长期健康发展的教育生态环境,仍然不可忽视,需要长期用力。

比如:社会,何时才能够像尊重学术导师和专家教授那样,尊重行动导师和职业教官?大学,何时才能够像对待学术导师和专家教授那样,不再将行动导师视作“二等公民”、编外教师?各界成功人士,何时才能够形成仗剑扶梯育桃李的从教育人风尚?尤其是政府,何时才能够动一动自己关于教育和学校的陈旧观念,确立起知识逻辑与行动逻辑和谐共振的“双螺旋”人才观?

这使我想起著名比较教育学家萨德勒的一句名言:“校外的事情甚至比校内的事情更加重要,校外的事情制约并且说明校内的事情。”


阅读全文 | 回复(1) | 引用通告 | 编辑
 NO.1 Re:转载:行动教育行动起来
 [ 王鹏(游客)发表评论于2017-9-9 19:35:25 ]
王鹏(游客)若有所悟,又若在雾中。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数据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