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分享一位学生的成长——高山水灵
2017黎华玲 发表于 2018-1-26 11:08:00

给大家分享一个我欣赏的学生,师大附外高二年级112班高山水灵。

他在科技运动会参加的是高中组水火箭项目,正是看到他对待项目的热情,不断专研改进,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热情让我对科技运动会的意义有了更深的认识。以往都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审视科技运动会赛场的学生,如今是一个全程参与者的视角看到学生参赛的整个过程,感受颇深。


这个孩子的思维,能力都很强,队伍三个人里他是最积极的,之前这个孩子曾说过自己做也是可以的,不用队友。高山刚开始做水火箭的时候,我也是刚来实验室,我对水火箭的技术要点确实不清楚,以至于我也不敢过问他做得如何,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他确实是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有很多想法想去尝试,但是我不懂,我很害怕和他交流,给不出他具体的意见。很多时候的交流是问周老师在不在,罗老师在不在,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开始的时候晓庆和罗柱师兄还能对他的想法提出意见,但是随着科技运动会筹备工作的深入,确实是指导交流时间很少,有时候没听完高山的问题师兄又有工作忙了,我看到高山问题没得解决的无奈表情确实很不是滋味,在我一个刚入教师岗位的新手看来这真的是太浪费好苗子了,首先他充满了研究的激情能想到不同的改进方式,其次多次用下课时间跑过来问他们两个问题,来一次不在,问我他们什么时候会在,到时间过来发现又不在,好不容易碰到他俩在了,问题还没讨论完他俩又忙去了。我一个应试教育走过来的人眼里,这种充满热情还有想法的好苗子真的是不多见,在学习之余还肯花那么多时间来研究其他东西,就应该好好指导他,拿到一个好名次。但是两位师兄都没有花时间指导,所以在几次询问后高山也不在问他们俩在不在了。那时候我以为他不会经常过来了(很自然就想到在以前没有老师的指导就不知道要做什么,干脆不做等老师问起来在做一点),他后面还是过来了,过来用电脑,而且待的时间比之前更加久,待到最后一刻才匆忙跑回去宿舍,来的次数也比之前更加频繁,有时候连中途课间休息都跑过来,上课铃响都不回教室。“上课了,还不回去教室”,“自习课,画完图就回去”;“又不去上体育课!”,“火箭都飞不起来,上什么体育课”……这些对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在这一来一往的对话中我对这个孩子也算是相互认识了,每次他过来我都会问你今天又要搞什么名堂,看到他一直在画图,不明白他要做什么,我印象中水火箭不是要实地发射才能知道改进的效果好不好吗,他整天说改进一直在画图也没见他做什么东西。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他说你都不用测量数据的吗?没有数据肯定不行,可是我没时间弄那么多数据,而且数据有时候不准的。就懂他用soilworks里面的仿真功能分析水火箭的气流影响。


印象中在前期他去实地发射过两次水火箭,利用的是周末的时间和中午的时间,不懂他发射的情况如何,只记得他准备去发射的时候和我们说够材料不够。我还在想发射架、测高仪都有了,还有什么不充足的。直到有一个星期五的晚上跟着他们去发射水火箭我才知道他们是真的不容易,大晚上的能看到的东西很有限,装水没注意水多了、倒扣的时候没放好漏水了、放好后退打气,没放好水直接喷出来溅了一身水好不容易有发射成功的,发现测高器显示有问题了……就这一个测高器,各种调试又花了不少时间,不经意间的一摔又能用了。高山水灵和唐靖凯那晚不断的在打气,手都起茧了,一个晚上折腾下来有效的测试次数也就两次。。。经过那次之后我特能理解他们说的没那么多数据的原因了。

不久就到了他们去南宁比赛,总共带了16个孩子去南宁,两位师兄都是项目主裁判长,就我这个新手带队老师带着他们奔赴赛场,已然记不清比赛那几天是怎么过的,就记得穿梭在不同的场地只为给他们记录比赛瞬间,他们知道他们不是自己在比赛,有老师在关注他们,给他们加油打气。穿梭在几个项目中,看到好多熟悉的身影:身为裁判的师兄师姐,为工作人员的师弟师妹,同为带队老师的师资班同学以及毕业工作了的师兄们,目睹了整个运动会从筹备到圆满结束,从师资班学员、带队老师不同的视角看科技运动会,最后在桂林闭幕式的时候罗老师请所有工作人员上台的那一刻是真的很感动,明白一路走来有太多的不易。

高山水灵这一组在南宁水火箭发射89米赛顺利晋级到全国赛,回桂林后这孩子的兴奋点不是在进入决赛,一直在说小学生怎么能发射那么高!看到人家用的是进口的X光片,说道不行我也得买回来试一试。一股不服气的劲头让他又开始继续琢磨研究,觉得材料不够,就买了一批材料回来;经过仿真模拟发现整流罩效果不够好,继续改形状;降落伞是从侧面打开的会影响上升高度,想自己做一个从上面打开的降落伞。突然想到加一根聚能管是不是效果更好,他就试做一个仿真模拟,发现至少可以提高5米的高度。没有正好合适的管材做聚能管,实验室这个学期新增一台打印机,可以为可乐瓶量身定制聚能管了。由于箭体多了聚能管发射架不能再用之前的,需要做一个新的发射架。自己做了一个第一代发射架,玻璃胶、万能胶就往上放;整个架子的稳定性确实不够,总有几根架子摇摇晃晃的。

全国赛是恰好是期中考试结束的那个周末,高山水灵做出第一代后也就没时间在弄了,晓庆师兄在他们考试那一周让长林把他的发射架重做一遍,他那个实在是太简陋了。这个是长林重新做的,是不是瞬间高档了很多。这个架子当天决赛的时候可是抢了很多风头,人家一看就掏出手机拍照,有人说一看就是厉害的秘密武器。这个2.0版本的发射架让我感受颇深,晓庆师兄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也是一个很好的师兄,我们是教学新手,教学上、比赛上都是不知所措的,看着学生自己做,又不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插手,有时候觉得他们的想法有点不现实但是说出来又会影响学生的思考,毕竟我们这科没有绝对的不现实,只要敢想敢做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新手老师指导学生比赛看到学生不会做或者做不好,普遍都会存在的问题:1.直接传授型,很容易就告诉学生自己见过最好的方案,让他们照着做;2.放养旁观型,不限制学生的想法做法,鼓励他有想法就试一试,一直都是让学生自由发挥,不在中途干预提供指导。当晓庆师兄说照着他的想法重做一个2.0版本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就没想过照着他的想法做一个好点的发射架,总觉得自己干预了就不是他的原创东西。晓庆师兄说有时候学生只是提出想法做出一个很简易的装置,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局限于时间以及工具材料的使用,做出来的东西不能呈现出理想的效果,那我们就得把他的简易装置做好一点来。这个道理我在看其他事件的时候很懂啊,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但是当自己真正处于角色里的时候,真的没想到这一层。

星期四发射架做好,星期五他们刚结束期中考试,星期六比赛,期间这个加上聚能管的水火箭就没有真正的发射一次,效果怎么样都是未知数,就只知道理论上是可以高5米的。这家伙桂林赛的时候带领满满当当的一箱工具去,虎台钳,自己买的一套打磨工具……在心想幸好在桂林比赛,扛这些东西出远门真的是费力了。星期五晚上他家长就过来接了,一大箱子东西扛下去,在校门口看到他父母,一边说怎么有那么多东西,一边伸手接过我们手上的东西,笑容满面的,感觉这个家庭的氛围非常好。

桂林赛水火箭部分工具(白色箱子)

星期六的比赛,高山水灵他的爸爸也过来了,背着一个相机。他在场边耐心的看着他们三人的工作,高山这孩子能力太强,但是他多数都是自己干的,没有把组内工作分配好,他父亲都会在旁边和他说你别太急,把工作分配好,一人干不完那么多活的,你性子别太急了。比赛过程中交谈了解到高山水灵从小就爱动手,家里的玩具很多,遥控赛车飞机这些买了不下几十台,动不动就拆坏了,他乐意玩坏了再买。高山水灵爸爸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很开心,说道他想知道里面是怎么样的拆来看看也好,这个过程也有学到不少东西。高山水灵他们在做水火箭的时候,他们的发射架就已经很抢眼了,不少人在旁边嘀咕这个架子肯定很厉害,因为一直在旁边观看高山他们,也时不时提醒高山,旁边的人都以为他是指导老师转身问他说这个是不是发射很高,你们学校怎么想到这个之类的问题高山水灵爸爸就说还没测试过呢,就是模拟出来会比平常高一点,我不是指导老师,就是家长而已。高山的3D绘图从就是和他爸学会的,家里有一台3D打印机正好让他有练习的机会。这家伙打印的东西都是大个的,家里有条件他也不用受到设备的束缚。


到室外发射水火箭,选手准备区和观看区是距离一个大弯道的,我们在观众区观看,旁边的家长对小孩说你看那个大哥哥,这个架子就和人家不一样,肯定很高,我们坐在看一下。我和高山他爸爸心里都没谱,能发射多高我们都不知道,没有实际发射过。高山第一次发射水火箭的时候他们的降落伞提前打开了,七十几米,我们是几乎同时跑过去询问他们裁判是怎么样判定的,后面发现他们好久没动静感觉不对劲就跑过去询问有什么事情,记不清那天下午我们跑了多少趟,我很清晰记得到后面我实在冷的动不了了,他跑的次数比我多。第二次正常发射,高度为110.9米,比南宁赛高了20米,出乎我们意料,又有种意料之中;因为没真实发射过我们不懂它是不是真有效果,意料之中是我们对高山水灵能力的相信,我们相信他有这个能力。接连着两天的比赛,高山父亲一直在陪着高山比赛,在第二天决赛的时候因为聚能管尺寸有点不对,发射时下雨等原因他们的水火箭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高山水灵很失落,赛后晓庆师兄和他们出去吃饭,他们父子俩一直在讨论水火箭的问题。果不其然,高山回来到学校又开始说要测试水火箭。

赛后高山水灵和罗柱师兄交流比赛情况

后来我才发现高山水灵这种热情与他父亲教育方式有非常大的关系。与其说我欣赏高山水灵这个孩子,实则是羡慕高山有一位优秀的父亲。在家庭教育里父亲这一角色对孩子各方面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但是在现在父母工作压力大,孩子升学压力大的背景下,不少母亲揽过监督孩子学习成绩的任务,父亲与孩子的沟通逐渐减少,父亲能影响到孩子的方面少之又少。高山水灵的爸爸是一位十分关注孩子,善于引导孩子的父亲,在南宁赛比赛后高山爸爸第一时间给高山打电话,聊了半个小时;比赛两天都是一直在高山的旁边,看他的比赛,加油助威,安慰引导。高山水灵做水火箭这个项目时,他爸爸也在跟进,有时候要打印大的模型把图放在家打,在给他送过来,高山周末回学校测试会询问结果怎么样。也许正是父亲全程的跟进,让这两父子在最后决赛失利后还能继续讨论水火箭问题,高山在回到学校后继续研究。这孩子回到学校就开始捣鼓气弓箭,说明年要报这个,问他不搞水火箭啦?肯定要搞啊,下周继续测试。

 阳苏扬作为参赛选手在闭幕式上的发言:在后来探究陀螺结构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不少难题。那段时间我经常追着我的通技老师周晓庆老师,想从他那里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比如说——铁丝陀螺的陀尖是否需要磨尖这一个问题。还记得当时我问周老师陀尖的问题时,他没有直接告诉我答案,反而眯起眼睛笑着回答我:“你觉得咧?”当时我认为这句“你觉得咧”比较令人恼火,因为我没有从老师那里直接得到问题的答案。其实如今回想起来,多亏了周老师那么一句又一句的“你觉得咧”,不然我会失去很多独立思考、亲身探究的机会,探究的意愿也可能会受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大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在今年的9月份,我从周老师那了解到了一个计算一段圆弧的重心到其圆心的距离的公式,后来我独立推导计算出了一个陀螺的结构。这个结构就是我比赛时用的结构。直到南宁比赛完回来我才知道,实际上这一个结构周老师早就在20167月份就算出来了。但是之前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起这样一件事。

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如醍醐灌顶,反过来看他俩在赛前的忙碌看似对高山水灵没有过多时间指导,也正是这种没有老师直接告诉最佳的方案才会让学生思维有更大的空间,其实他们对高山水灵做的进展都有关注,在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提醒我们这些新手要帮助他什么。科技运动会的育人价值不仅仅在于对学生自主研究项目,还有就是培养学生的沟通能力及团队意识。高山这孩子确实能力强,但是他们在小组合作上确实和其他组比起来没多大优势,能力太强的人发现队员做得不够好的时候总会把事情都包揽完,而不是想着和队员沟通解决问题。强者太强,另外两个人会怎么想,他一个人都能干完了,还有他们什么事情,紧接着就是组内内容脱轨,一人干得手忙脚乱,另外一部分不清楚项目进度。晓庆师兄注意到高山这个孩子的特点,和我们提到带学生不仅是关注比赛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教会学生在项目中各自发挥自己的特长,克服自己的弱项。

高山水灵是幸运的,有一个肯陪伴会指导的老爸,遇上两位优秀的老师;我也是幸运的,得以有机会看到:一个孩子在家长教师共同影响下成长的例子。



  • 标签:师大附外实践 
  • NO.1 Re:分享一位学生的成长——高山水灵
    罗星凯发表评论于2018-1-29 17:10:48
    罗星凯从你如此用心的记录和思考,我分明看到了又一个优秀兴华创新实践者在加速成长。
    NO.2 Re:分享一位学生的成长——高山水灵
    王鹏(游客)发表评论于2018-1-30 13:07:24
    王鹏(游客)研究学生的老师就是用心的老师!
    NO.3 Re:分享一位学生的成长——高山水灵
    晓庆周(游客)发表评论于2018-1-31 22:30:09
    晓庆周(游客)
    NO.4 Re:分享一位学生的成长——高山水灵
    晓庆周(游客)发表评论于2018-1-31 22:39:23
    晓庆周(游客)写的太好啦
    发表评论:
    数据载入中...